亲爱的塞巴斯蒂安

那你很棒哦,和我一起kirakira吧。

【冰上的尤里|维尤】《无形硝烟》

赞美太太啊啊啊!!

HScratch:

*Original:《Yuri!!!on ICE》[MAPPA]


*CP:维克托×尤里


*Note:ABO | 私设满天飞 | 我流OOC


 


 


 


       This means war.


 


 


 


       那一刻,维克托正坐在长椅的末端看训练回放,低垂着头,刘海顺着额头的弧度滑下来,遮住了小半张脸,眼眸映着视频上的画面忽暗忽明,细密的睫毛如蝶翅般微微振颤,修长的手指撑着下巴,那是他认真思考时的标准姿势。而尤里靠着他的背半躺在长椅上几乎占满了全部空间,自顾自打着PSP。以前维克托常常被游戏音效吵得心神不宁,抱怨了一次,尤里竟乖乖地关了音效。从那之后,只要维克托在,尤里都是静音打游戏,而在其他人面前依旧是吵破天。


       然后,好像满满咬了一大口油炸面包圈,鼻尖沾上了细细的糖霜。


       维克托下意识地蹭了蹭自己的鼻子,“尤里,你在吃东西么?”说着侧过身回头去看。


       “哈?”尤里仰头倒着看维克托,“说什么胡话呢,你饿了啊?”


       “啊啊啊——”


       尤里发誓,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维克托如此惊慌失措的样子,猛地站起来害得他差点从长椅上栽下去,连腿上的平板啪嚓掉到地上屏摔个稀碎都没有发觉,反而飞快地跑走了,片刻之后雅科夫冲回来把自己拖进办公室进行了长达3小时的生理教育。


      这一切来得太快,以至于被喷了一脸应急抑制剂的尤里,还无法消化迎面而来的一系列诸如“第二次性别分化”“omega”“发情”“标记”的名词,最后只勉强记住一句雅科夫千叮咛万嘱咐的“一定要按时吃抑制剂,情况紧急就借助维克托临时标记一下”。


 


 


 


       虽然顶尖运动员第二性别分化为omega的情况相当罕见,但也不是没有先例,说实话,尤里本人并不是很在意,用他的话来说,“你管我是A、B还是O,老子就是俄罗斯的冰上老虎,老子最牛比,老子要当世界第一,顺便把维克托这个过气老A踩在脚底下”。


       而且处于分化早期的omega,生理反应仅仅是轻微发热,还不会有强烈的发情,这对尤里并未造成什么困扰。


       要说真正困扰的,应该是维克托才对。


       前两次生理期,尤里还记得要提前吃抑制剂,第三次就在更衣室里突然爆出甜腻诱人的气息,共处一室的维克托被呛得脚底一软,扶着衣柜才勉强稳住。


       “喂,尤里,稍稍考虑一下……”维克托的说教被生生卡断,尤里竟直接扑进了他怀里,维克托·大A·尼基福罗夫,感受到了人生最大的危机。


       “抑制剂吃完了,接下来还有训练来不及去买,雅科夫之前说过可以借你临时标记。”


       饶了我吧,雅科夫,你到底给尤里灌输了怎样的观念啊,说好的alpha都是大灰狼,小白兔omega躲得越远越好呢!


       维克托看了看被尤里随手丢在地上的空瓶,又看了看整个赖在自己身上的尤里,顿时没了脾气,认命地张开双臂把尤里整个圈进怀里——只是临时标记的话,大概抱个一分钟就可以了吧,只需要用alpha的信息素安抚omega的情绪,发热自然会消退。


       窝在维克托怀里的尤里吸了吸鼻子,不屑地说:“娘炮维克托,竟然还擦香水,以前怎么都没发现。”


       好气哦,还要保持微笑。


       “不过还挺好闻的。”


       好像圣彼得堡深冬的第一片雪花落在眼睫上,瞬间便被体温融化,所有的凛冽都化作烫贴的温柔。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


       自从尤里发现维克托可比抑制剂好用多了,维克托就不得不面对每月一次的修罗场。


       下不为例之后又下不为例,甚至早早就帮他把抑制剂准备好,尤里还是宁愿借他的临时标记,竟然还理直气壮地说什么“就借你点信息素怎么了,至于这么小气么”。


       算算日子差不多了,果然尤里又是裹着一身甜腻的糖霜味冲进训练馆,赦免了在场的所有beta,直直针对维克托的神经线。


       “喂,维克托,借我标记一下!”


       好气哦,根本无法保持微笑。这个小混蛋,到底把alpha当成什么了啊!


       强忍着原地爆炸的冲动,维克托还是放任尤里在自己身上赖了一分多,甚至体贴地摘了训练时戴着的手套,用温暖的掌心轻轻拂过少年柔软的金发。


       等到身上的热度退得差不多了,尤里干净利落地推开维克托,径直走回更衣室,还不住地抱怨:“真是的,最近维克托身上的香水味怎么越来越重了,根本散不掉,害我要换衣服。”


       去你妈的理智,是这个小混蛋先动手的。


       “雅科夫……尤里今年,十五岁没错吧。”维克托的目光难以察觉地暗了暗。


       并未发觉师兄弟间过分的亲昵有什么不对,甚至还有点欣慰两人的关系终于有所改善的雅科夫,点了点头,“是啊,下赛季就升成年组了。”


       于是第二天,早早来到训练馆的格奥尔基惊讶地看到维克托正吃着一大盒十二只油炸面包圈。


       “前辈……身为花滑选手,吃热量这么高的食物,真的没问题么。”


       “当然有问题。”维克托说着又狠狠咬了一口手上拿着的那只面包圈,“但我不想坐牢听说俄罗斯的监狱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面对一不小心打开了碎碎念模式的维克托,格奥尔基一脸迷茫,这个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最后,维克托恼火地将吃到一半的面包圈丢回盒子里,却舔了舔沾在指尖上的糖霜。


       可恶,还是不够甜。


 


 


 


       维克托的忍耐在世锦赛后达到了极限,刚刚拿下冠军的自己本来就处于热血沸腾的状态,偏偏被雅科夫揪来观战学习的尤里还毫不克制地在他身边散发着隐隐的甜腻味道。


       “喂,维克托你快点换衣服啦,我肚子饿了,雅科夫还等在外面。”躺在休息室沙发上发懒的尤里,抬脚踹了踹正坐着换鞋的维克托的腰窝。


       维克托手上动作一顿,理智飞快地倒退离去。


       “尤里,你不要太嚣张。”维克托转身便抓住了那只在自己腰间作乱的脚,是时候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蛋上一课了,抬着他的脚便欺身压了上去,“我,可,是,个,Alpha。”维克托一字一顿说得近乎咬牙切齿,随之而来的是alpha攻城略地席卷而来的强烈信息素。


       尤里只从喉咙中发出短促的惊呼,便被西伯利亚的狂风暴雪所淹没,知觉与意识被迅速地从身体里抽离出去,可怕的热潮瞬间将他包围。


       这下连维克托也愣住了,年轻的omega在信息素的刺激下,竟提前发情了,白皙的脸颊由于高热浮着反常的红晕,呼吸急促而炽热,眼神迷离闪着泪光,身体在alpha面前完全打开毫无抵抗。


       拥抱他,占有他,标记他。


       Alpha的本能催促着他,让他无法拒绝来自omega的致命诱惑。


 


 


 


       “雅科夫,你在这里等一下,尤里还在里面,不要让任何人靠近休息室。”


       “维恰,发生什么了?”雅科夫注意到维克托虽然紧紧裹着风衣外套,但还是隐隐发着抖,好像哪里很不舒服的样子。


       “尤里提前发情了,我去给他买紧急抑制剂。”


       雅科夫还想再追问细节,维克托却一刻都不肯耽误地快步走远了。


 


 


 


       回国后,维克托先是一味回避,连着好几天不肯去训练馆,接着马不停蹄地订了去日本的航班。


       “尤里成年之前,我绝不回来!”


 


 


 


全文终


 


 


 


*Postscript:


总觉得,下一步,我就要牢底坐穿了……(瑟瑟发抖)


最近B站上的听歌向怎么全是一言不合就“太阳和向日葵”……


私心维克托的信息素就是三宅一生的PURE,太好闻了,根本吸不够!


我其实还是在脑内发了车的……要上车么?(wink)


总之,感谢阅读,我们监狱见!







一个突发奇想的脑洞

看完君名之后突然冒出来的脑洞。
俄罗斯少年尤里与日本青年勇利因为某种原因互换了身体,故事线如同君名进展。
但是最后因为两个人的名字都叫做yuri,不仅忘记了对方的名字,也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彼此总觉得在寻找着什么,属于“自我”的那一块也似乎缺失了什么。
设定是直到维克托去日本之前,两人都没有在彼此相识的状态下互认过。
这个脑洞的逻辑漏洞有很多,然而一想到两个yuri互换身体再加上性格上的巨大差异简直!不要太带感啊

其实设定成维尤互换应该也挺有趣的?年少时期的尤里和年少时期的维克托互换身体之类的,维克托惊恐地发现自己长大了之后居然越来越秃——

如果有太太能开个坑就好了_(:з)∠)_
实在没有的话或许可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暗巷组衍生】一个撩完就跑的脑洞

啊啊啊好吃!好吃!赞美太太!

君子佞:

一个极度ooc的脑洞,credence的性格设定直接从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里面取的(不过其实也不像Kevin)。已经被Ezra邪魅的眼神苏到没有我。啊。


大概会扩写?如果有人想看的话XD


---


格雷夫斯觉得,拜尔本家的小子和他们家的家训一样混蛋至极。




第一次碰到这小子时,拜尔本财团的年轻继承人将两条腿翘在沙发前的茶几上,惨白色的脚踝和半条小腿都露在外面。格雷夫斯注意到那玻璃上面有薯片残渣。“所以,你就是那个爱尔兰人咯?”他嘴角展开来,两旁的脸颊露出浅浅的小坑。唇边有着和茶几上一模一样的薯片残余物,格雷夫斯闻到带着番茄酱的盐味。


“我就是那个爱尔兰人,而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依然躺在皮沙发上啃着小孩子的薯片。”格雷夫斯捏着指尖部位将残余着火药气息的手套摘下来,掌心部分是一道不太明显的弹药焦痕。


“所以您不是我啊。”


拜尔本不太愉快地笑起来,将甚至没有穿袜子的光脚踩进皮鞋里,从有西装马甲的皱褶上掸下零食残渣。他柔软的黑头发在脑后不怎么拘谨的束了一下,发圈垂在发梢处,将要掉下来。


当时格雷夫斯脑海中惟一存在的想法是要在未来的合作中将这嚣张的小子挤兑到喊爸爸。


他确实这么做了。




第二次是在一次慈善晚会上。


格雷夫斯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有好心肠的人,也不怎么喜欢晚会间浓郁的香水味,无奈这是必要的应酬。在乐队将第三支舞曲演奏到将近尾声时,他终于忍无可忍的穿过舞池,从几乎令他窒息的嘈杂声中挤出来。


这真是奇怪,大概兴趣是天生刻在血统里的。同样是嘈杂的地方,他就更喜欢地下酒馆里的劣质雪茄味道和啤酒的发酵麦芽气息。


他打开休息室的门时,看到那个应该是晚会中心的犹太年轻人坐在红木长几的边上,双腿晃荡在半空中,昂贵的衣物尽数丢在地板上。他上半身赤裸着,裤子连带着皮带将将挂在两条小腿之间,脚趾从西装裤的面料下勾起一点不明显的弧度。拜尔本看到格雷夫斯推门进来,顶着他惊悚又或者暴怒和轻蔑的眼神,笑起来,视线从眉骨下方抬起。不透明的黑眼珠盯着格雷夫斯,手上动作更快。


“你继续。”格雷夫斯感觉自己用尽了平生所有的冷静,说道,砰的关上门。




第三次缺少了之前的和平氛围,他们是在一次枪战中会面的。


当格雷夫斯走上住所外的第十三级台阶时,枪响了。那是这个月的第三次,是和拜尔本相识后的第十七次。子弹卡在门牌上的那个G里面,将周围的银色金属燃成锈色。他迅速拔枪,朝着预判中子弹射出的方位开枪,并如愿听到了火药在皮肉中四溅的声音。然而这不是一次临时起意的伏击,当他发现房顶上的枪手时为时已晚。第一发子弹在穿过深色流苏围巾射入肩膀后,枪手半扣扳机的动作被制止了。


拜尔本从路边一辆不太起眼的黑车的后座上钻下来,他半靠在敞开的车门上。


“我改主意了。”他对着枪手说。


格雷夫斯的枪口转向,直指拜尔本的头。


“冷静,”年轻人无辜地笑起来,呵出一些白雾。柔软的半长发在肩膀上骚动不安。“我又没想杀你,只是玩玩而已。”


“玩玩?”爱尔兰人挑起半边眉毛,将手枪扔到地上,一边解下被弹孔烧穿的围巾。“那让我们来玩一些成年人的游戏吧,小男孩。”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XD


而且爱尔兰大佬成功逼迫犹太小青年喊了爸爸。


虽然是在床上,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





décadence 喪鴉:

關於 Yuri 5話

此帖內有:

雷發言

我流發言

尤里粉發言

不吃V勇的人的發言

快受不了官方的發言

如果有人特地想來戰,我不會回,慢走不送。此帖只是為了發洩心中不悅,看看就好,官方敢做、就不要怕被像我這樣的觀眾罵 :)


我就只說第五集最後那一段。

-

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防雷分隔線

-

看見了勇利撲抱Victor的照片,對Mila姊姊調侃他是不是吃醋嫉妒,也只是用「少囉唆!」作為回應的Yuri,自從第二集起,每一集都擔當大發脾氣而令他的得失變得無足輕重的角色。這是我酸溜溜的感想。

然後在此同時,官方則繼續銷售V勇的gay scenes,以為這樣能取悅所有人,抱歉,姊姊我上年紀了所以這種太濃烈的食物我吃不下去了,太多了甚至還開始感到厭煩。

反正追根究底就是Victor對自己的所作所為一概不必負責,無論他是否真的傷害到了失去了那份承諾的Yuri。或者不要說傷害好了,說「負面刺激」更客觀些,儘管這份刺激讓Yuri成長了,但是憑什麼他的成長就要伴隨這些鳥事?

我也可以說我被所有親信都騙了一輪,如今的我已經成長了哦!能好好應付爾虞我詐的世界哦!但是,把在這途中被騙走的錢財和在感情上深刻的創傷「當成付學費」,這樣的說法到底也只是自我安慰而已啊=.=有誰會想用這種方式成長=.=? 啊? 抖M嗎?


如果官方以為把Yuri發火的橋段變成笑料就可以迴避一切,賣腐不遺餘力的官方,尼錯惹,姐我都看在眼裡。在這部作品中,Yuri退場的那一刻到來以前、如果這一切詭異的情節都沒有好好的處理,也沒有一個妥善的結果,恐怕我最終只會對這部作品留下殘念的印象吧,呵呵....(翻白眼)


产粮是不会产粮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产粮的。
腿肉又不会割,就靠几位太太才能活下去这样子。
点进tag就像回家一样,
里面的太太个个都是人才,撒糖又甜,捅刀又狠,高产似翻车鱼,玻璃渣也能让人心甘情愿吃下去,
超喜欢各位老福特的各位太太的!

不吃!滚!!

冷cp爱好者如此哭着说。

不大不小刚刚好。

我上铺问我为什么大家会在来月经的前几天性欲旺盛,我说大概是因为身体不想白白浪费一颗卵吧。